占卜求签

小年小鞭炮走俏大礼花少人理(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15 17:36   来源:未知   阅读:

  “看看这些吧,卖得最好了。”2月3日是小年,街头烟花爆竹销售摊位前,不时有市民前来光顾。最受青睐的是小鞭炮,有的摊位甚至卖掉十几箱子,已经断货。即便如此,还有摊主愁眉不展,因为相比往年,销售量还是有所降低,另外,那些大块头的烟花鲜有人问津。早些时候,郑渊洁发出微博倡议:“保留挂鞭,禁了烟花弹”。该倡议得到不少网友认同:普通市民燃放烟花弹危险大、污染大,何不禁止烟花弹,允许市民用鞭炮延续习俗?

  3日下午,记者在南京路、宁夏路等多处走访路边烟花爆竹销售摊位。虽然天气并不好,不时落下小雨,但与前几天较为冷清的情况相比,稍微热闹了些,摊位前购买烟花爆竹的市民络绎不绝。在靠近福州南路一家摊位前 ,销售人员正在招呼前来选购的市民。“这些鞭炮卖得就很好,不大不小。”一名销售人员面前,堆着二三十厘米高的鞭炮,他一边热情地向市民推荐着鞭炮,一边告诉记者,这些鞭炮卖得很好,而一种1000响的鞭炮早已卖断了货,“十几箱子都卖光了 。”

  记者走访中看到,销售摊位前,几乎都有市民在选购鞭炮,“终于有点儿年味儿了 !”一名刘姓摊主笑着告诉记者,自从开始销售烟花爆竹,购买的市民一直不多,即使加上小年这一天,比往年的销售量还是要少一些。

  在走访中记者看到,在购买鞭炮的市民中,几乎没人询问大型烟花。“那些咱放不了,给你买这些小的,你自己就可以玩。”延吉路附近一处销售摊位前,市民李先生带着10岁的儿子前来选购 ,他选了一挂鞭炮,准备在小年晚饭前燃放。这时,他活泼可爱的儿子指着里面的大烟花弹,想要爸爸买来燃放,李先生立即伸手拿了一些小烟花,让儿子在里面挑几个。“往年会放几个,今年看报纸说要节俭,还要保护空气,我们看看别人放就行啦。”李先生告诉记者,从小时候起,逢年过节必定会放鞭炮,但放烟花却是偶尔为之,更别说大的烟花弹了,所以“感情没那么深,不放就不放了”。

  市民不买账,商家愁得慌。随着断断续续传来的鞭炮声,位于宁夏路附近的一处烟花爆竹销售摊位前,摊主大声喊道:“过年啦!”他的两名同伴坐在摊位前椅子上,瞪着眼看他。“真愁人,除了鞭炮,这些烟花弹根本卖不动。”不愿透露姓名的摊主满面愁容,表示原本赚钱的买卖,眼看着要套牢了自己,非常担心。

  记者在网上浏览看到,童话大王郑渊洁发出微博倡议“保留挂鞭,禁了烟花弹”。他表示,“中国古代过年应该是只放挂鞭 ,对人的威胁不大。如果说要传统民俗,那就只放挂鞭好了 。如今体积越造越大 、对人有威胁的烟花弹并非从古代民俗承袭而来,不是民俗,理应禁之。”这一言论受到了网友的关注,不少网友表示,烟花弹的确有很多问题,不少网友支持。“我家住14层,正是普通烟花弹炸开的那个高度,连着两年都被烟花弹把窗户玻璃崩裂了 !这要是有火星蹿进阳台,后果不堪设想!”这名网友的遭遇,让他明白了烟花弹的厉害,还有网友认为,现在城市居住密度大 ,“建议以后各个市政府代表全市人民放挂炮就行了 ,春节都提心吊胆的,心脏病都给吓出来了。”

  3日下午,记者采访了青岛大学教授、青岛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郭泮溪,他告诉记者,其实烟花比鞭炮出现得要晚很多,早先的烟花出现在北宋时期,但如今威力巨大的烟花弹则是近现代工艺的产物,历史并不长。对于是否应该燃放烟花爆竹,郭教授表示,作为一种传统,燃放要适当。不要过多燃放,尽量避免浪费,并注意安全,不要引起事故。

  中国台湾:专业燃放为主导。在中国台湾,人们也喜欢看着烟花过大年。居民大多选择观看专业的跨年焰火秀,不是个人燃放。中国台湾省没有严格的法律法规对市民燃放烟花爆竹进行管控,市民之所以较少燃放烟花爆竹并转变消费观念,是基于环保安全方面的考虑。

  新加坡:由政府集中燃放。在这里 ,私人是不允许买卖和燃放鞭炮的。在新年、国庆等特定时间,政府机构或社会团体可以出面协调,统一组织燃放。另外,社会团体申请燃放活动,得到允许的同时要承担起安全保障、清洁卫生等方面的责任和义务。

  韩国:有立法把关。韩国政府对烟花爆竹严把“进口、销售、燃放”三关,对燃放地点、时间都有严格的规定,集中燃放场所及大型燃放烟火场所周围必须准备消防工具乃至部署消防人员。记者 韩小伟

  今年春节,节俭环保的话题特别引人关注,少开私家车的倡议,让自行车一时蹿红。一家国际知名自行车品牌驻青岛办负责人愿意拿出20辆高档变速自行车提供给骑行爱好者,换种回家的方式用实际行动过个低碳绿色环保年。提供者陈伟生在青岛并以青岛为豪,看到最近青岛被雾霾天所困扰,特别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城市尽一份力。

  “我想免费提供20辆自行车,让山东省内的读者能骑自行车回家过年。”2月2日下午,KHS驻青岛负责人陈伟联系上记者提出了这个想法。“平时青岛很多自行车运动爱好者会到我们展示店交流沟通,其中有两位潍坊的朋友决定骑着自行车回老家。”陈伟告诉记者,朋友的决定提醒了他,自己就是搞自行车的,何不拿出一些自行车来给那些想骑自行车回家但又没有好车子的朋友呢?陈伟将这个想法跟合伙人一商量,得到对方双手赞成。陈伟说,这些自行车都是样品车,车况良好,有山地车、折叠车等,每辆售价在2000元至6000元之间,属于中高档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