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文化

新冠创新药中间体除了卡龙酸酐还有一块空间更大

发布日期:2022-05-10 21:31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冠疫情,继续在欧美肆虐,新变种奥秘克戎病毒正快速度地在欧美传播。辉瑞特效药的上市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很多国家正在紧锣密密鼓地筹备新药的生产。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主要总结了辉瑞新药中间体卡龙酸酐的未来需求空间,点出了中国一家上市公司雅本化学将会迎来难得的机会。证券市场上,雅本化学的股价也是一通暴涨,上周三被特停。虽然被特停,但我认为,只要雅本化学的上涨逻辑依然存在,其未来上涨的确定性依然很高。

  实际上,辉瑞公司新冠创新药的成份,除了卡龙酸酐,还有另外两大块,一块是利托那韦,另一块就是今天本文要重点讲到的内容。

  至于利托那韦,中国有一家新近在北交所上市的公司森萱医药,其占中国的70%的市场份额,母公司是精华制药,因为这一消息,两家公司股价最近也是暴涨。

  那么,除了卡龙酸酐、利托那韦,还有一块是什么东西呢?又有哪家中国公司生产这一中间体呢?未来的空间大不大?

  辉瑞新冠创新药对外公开的就是三片药,两片150mg片剂的PF-07321332和一片100mg的利托那韦片。重点就是那两片150mg的PF-07321332。这里面的主要成份,网上有的文章说的很复杂,实际上简单来说,这里面一部分成份就是卡龙酸酐,还有一部分成份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分析说是:由两种原材料制成:N-Boc-L-谷氨酸二甲酯(N-叔丁氧羰基-L-谷氨酸二甲酯)与溴乙腈反应得来的。

  说到这里,就很关键了,到底有哪家上市公司主要生产上面的化学产品,其市场占有率怎样,之前有没有给辉瑞提供过这些中间体呢?

  嗯,有人还真找到了这样一家上市公司,这家上市公司名叫飞凯材料,股东代码300398。下面,就让我们来好好看看这家上市公司的基本情况。

  飞凯材料,全称是上海飞凯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为高科技制造提供优质材料,并努力实现新材料的自主可控。自2002年成立以来,飞凯材料始终专注于材料行业的创新与突破。

  飞凯材料从光通信领域紫外固化材料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开始,不断寻求行业间技术协同,将核心业务范围逐步拓展至集成电路制造、屏幕显示和医药中间体领域,为客户提供定制化、差异化的材料解决方案。飞凯材料总部位于中国上海市,生产基地位于安庆市、南京市和惠州市,拥有约1,800名员工。

  从上面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出飞凯材料的业务主要是两大块:一块是半导体,一块是医药中间体。

  我们再来看看公司最新一季财报情况: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 2.7 亿元,同比增长 59.34%。公司公告 2021 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 18.87 亿元,同比增长 40.34%;实现归母净利润 2.7 亿元,同比增长 59.34%;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 2.32 亿元,同比增长 79.2%。其中 3Q2021 实现营收 6.84 亿元,同比增长 32.81%;实现归母净利润 1.02 亿元,同比增长 72.52%;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 0.82 亿元,同比增长 59.84%。

  这个财务报表很优秀,公司毛利率39.5%,净利率15.06%,在新材料科技公司算是比较突出的了。

  下面,说重点,公司的医药中间体到底怎么样?这里摘录一下公司董秘近期在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的内容:

  有投资者问:贵公司截至目前医药中间体发展如何?医药中间体营收、利润、毛利率分别多少?预计明年医药中间体营收能达到多少?与辉瑞公司的合作收入多少?

  董秘回答:您好,目前医药中间体是公司又一重点发展业务,公司一直积极关注其市场需求情况,及时调整产线产能、开拓新产品,力求形成企业产品竞争力。今年公司医药中间体产品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近1.8亿元,产能利用率较高,增长速度较快。当下公司医药中间体扩产项目正在有序进行中,相信未来随着生产线的完工与投入使用会为公司医药中间体业务带来新的增长点。

  还有投资者问:董秘,您好请问贵公司的医药中间体业务增长速度如何?是否有中间体直接应用于辉瑞的新冠口服药?利润如何?

  董秘回复:您好,公司医药中间体业务随着近年来国内医药市场景气度的提升有较好较快的增长。公司的医药中间体有用到辉瑞等公司的原料药厂中,是否有用到其新冠口服药中,属于客户的商业信息。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谢谢!

  从上面公司董秘回答的内容中,至少可以得出两点结论:第一,公司有医药中间体,2021年前三季度已实现收入1.8亿元。第二,明确了公司的医药中间体有用到辉瑞等公司的原料药,这一点很关键,也很重要!

  这个不难找,只要去公司网站的产品中心看看就能找到,其医药中间一共有20种:7-氯-2-氧代庚酸乙酯,溴乙酸乙酯,1-氯乙基氯甲酸酯,溴乙酸甲酯,1-氯乙基环己基碳酸酯,1-氯乙基异丙基碳酸酯,1-氯乙基乙基碳酸酯,溴化苄,1,5-二溴戊烷, 1,5-二氯戊烷,氯代环己烷,环己基苯,1-溴-4-氯丁烷,2-溴吡啶,二碘甲烷,庚二酸钙一水合物,氯碘甲烷,1-溴-5-氯戊烷,溴乙腈,溴乙酸叔丁酯。

  上面一堆中间体的化学名称,不是专业人士绝对搞不清楚哪些可能应用到辉瑞新冠创新药的中间体之中,从网上所能查找的资料中,有人分析出飞凯材料的医药中间体溴乙腈和溴乙酸叔丁酯极大可能应用到辉瑞创新药之中。

  网上有分析资料认为,飞凯材料的溴乙腈等医药中间体市场占有率是全世界的70%,这一点本人未经核实。还有人认为,飞凯材料提供的新冠创新药中间体不是那一种化学物质,而是一个多种化合物合成的片段,这个也有一定道理。

  按飞凯材料在之前公开的交流记录显示,确定的是飞凯在7月1日(半年报后)--9月30日(三季报前)医药中间体单季度就超过了半年的收入。且根据未公开的会议纪要提到某片段由飞凯独供,毛利70%左右。那么说明在12月22日获批前就飞凯某“独供”片段已经在临床试验阶段使用,而临床获批后只会更多。

  而从订单额也可以看出飞凯材料的总额比雅本高、所以要么是采购量比雅本大、要么是单价比雅本高。

  随着飞凯医药中间体的持续快速增长,募投项目的改变,后期可能形成半导体和医药中间体两大业务共同发展的情况。

  新冠口服药的炒作逻辑目前主要分为三类:1、以PF-07321332为主 2、以利托那韦为主 3、以辅料、制药设备为主

  而市场的主流和高度都在以PF-07321332为主当中。所以核心在于PF-07321332分子式里最贵或用量最多的中间体。

  据悉,日本盐野义的新冠药物将于2022年1月份在日本上市,而其所生产的新冠药物S-217622也使用了该片段,而没有使用卡龙酸酐及其衍生物中间体。对应的,卡龙酸酐及其衍生物只出现在辉瑞一款新冠药物中。

  所以,核心逻辑在于,将来,飞凯材料所生产的该片段及关键中间体的需求量就可能是卡龙酸酐的N倍,且单价比卡龙酸酐还贵(N取决于使用该片段的新冠口服药有多少),因而与该片段有关的公司发展潜力最大,获益最多。

  搞清楚了上述诸方面的问题,飞凯材料未来的上升空间到底有多大,相信大家心里也有一个大概,目前的股价刚刚开始上涨。上周五开始拉升,本周二也就是今天,股价大幅高开,引起一定的抛盘,但随后盘中筹码被进场资金接住,尾盘回拉,资金流入,后面股价将极大概率在新冠创新药需求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快速上涨。